返回

赘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〇三四章 秋叶(上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抵达梓州之后的夜晚,梦见了已经死去的妹妹。

 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。

  女真人第二度南下,令得无数人家破人亡。汤家是大名府附近的一户小地主,家境原本殷实,女真第一次南下时,由于竹记配合相府推行的坚壁清野措施,撤离及时,因此不曾受到太大的伤亡,但到得这次,却没有了第一次的好运气。

  父母很快死在了乱军之中,随身带着的家资也被洗劫一空,大量的人群在兵祸的驱赶下往南方奔走。当时读过些书,思维也活跃的汤敏杰则带着妹妹汤宝儿,一路去往西北的小苍河。

  人类世界的对与错,在面对许多复杂情况时,其实是难以定义的。即便在许多年后,思维更为成熟的汤敏杰也很难论述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否清晰,是否选择另一条道路就能够活下来。但总之,人们做出决定,就会面对后果。

  从大名府去到小苍河,一共一千多里的路程,从未经历过复杂世事的兄妹俩遭遇了许许多多的事情:兵祸、山匪、流民、乞丐……他们身上的钱很快就没有了,遭到过殴打,见证过瘟疫,路途之中几乎死去,但也曾受惠于他人的善意,最后遭遇的是饥饿……

  妹妹被饿死了。临死之前,想吃肉饼子……

  在此后无数的时间里,他总会回忆起那一段路程。那个时候他还留下了一把刀,虽然当时兵祸蔓延饿殍遍地,但他原本是可以杀人的,然而十七岁时的他没有那样的胆量。他原本也可以割下自己的肉来——譬如割屁股上的肉,他曾经这样考虑过几次,但最终仍旧没有勇气……

  妹妹被饿死在路上了,他遭遇到另外几个流民,一道走到了小苍河。由于读过书,他被安排去做一些文书工作,然后也听了一些课程,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:

  事到临头需放胆。

  如果自己当初能够下得了手,不管是对别人,还是对自己……妹妹或许就不用死了……

  从睡梦中醒来,依稀是凌晨,卢明坊跟他说话:

  “还有什么要托付给我的?比如待字闺中的妹妹什么的,要不要我回去替你探望一下?”

  “你不合适。整天提着脑袋跑的人,我怕她当寡妇。”

  “真有妹妹?”

  那时的卢明坊眼睛便亮了起来,一副感兴趣的蠢样。

  最终,是我回来了……

  ……

  伴随着清晨的钟声,东面的天际吐露朝霞。押送队伍去到梓州城南道路边,与一支返回成都的车队汇合,搭了一趟便车。

  隶属于华夏第一军工的车队沿着人来车往的宽敞大道,穿过了秋收之后的原野,穿过林木葱郁的龙泉山脉,天空上大片大片的白云随风而动,坐在大车上的犯人偶尔听见人们说起各种各样的事情:竹记的改制、中原蓄势待发的战争、与刘光世的交易、何文的可恶、成都的工人……桩桩件件,这许许多多的概念都让他感到陌生。

  他的记忆里最为熟悉的还是北方的冰雪,即便在没有冰雪的世界,那片天地也显得冷硬而肃杀。

  但眼前的道路是宽阔的,多年以前他离开凉山地界,穿过成都、穿过剑门关一路北上时,这片地方还不属于华夏军,也没有这样宽敞的道路。

  华夏元历二年七月初八,汤敏杰从北地回到成都,出来迎接他的是过去的师弟彭越云。

  随后,是一场审问。

  **************

  张村。

  星月的光芒温柔地笼罩了这一片地方。

  村子北端的礼堂里,一场婚宴正在进行,结亲的双方一边是杜杀的第四子杜蓬蓬,另一边是苏文定的女儿苏小娴。这两家在张村都算得上是大户,因此虽然遵循节俭的标准,但宴席的场面仍旧非常热闹,苏檀儿带了人过来帮忙张罗,宁毅也短暂的露了面。

  林静梅将头发扎成长长的马尾,带着几位姐妹在厨房里忙碌着做菜。

  从华夏军弑君造反开始,物资匮乏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十余年的时间,到得如今,虽然成都方面高速发展已经有了奢靡之风,但张村这边在宁毅的把控下一直还维持着相对淳朴的习俗。婚宴虽然热闹,但并未从外地请来多么显赫的厨子,也没有过分奢靡的菜肴。由于十余年来在宁毅的身边长大,被宁毅收为义女的林静梅厨艺相当厉害,这次姐妹团中的小妹子成亲,她便自告奋勇包揽下了两道菜肴的制作。

  厨房之中烟熏火燎,累得够呛,旁边却还有帮倒忙的苍蝇的在烦人。

  “哎哎哎,这样一来,就剩下你了,梅子,就剩下你了……”

  今天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谈起这个话题了,林静梅将手中的勺子挥舞成大刀,虎虎生风。

  “走开走开走开,帮忙端菜……”

  一只苍蝇被赶走,其它苍蝇顺势围上来。

  “是的啊,你也该想点事了,梅子……”

  “好了,好了,说点有用的。”

  “我堂弟昨天回来啊,你去见一面……”

  大大的厨房里,几个男厨子一面烧菜一面大声呼喝,林静梅这边则是时不时有人过来,帮忙之余跟她聊些相亲、结婚的事情。这里一方面固然有她是宁毅义女的缘故,另一方面,也因为她的样貌、性情确实出众。

  华夏军早些年过得紧紧巴巴,有些优秀的年轻人耽误了几年不曾成亲,到西南之战结束后,才开始出现大规模的相亲、结婚潮,但眼下看着便要到尾声了。

  林静梅哭笑不得地将劝婚阵容一一挡回去,当然,来的人多了,偶尔也会有人提起比较复杂的话题。

  “哎,梅子你不想成亲,不会还是惦记着那个姓何的吧,那人不是个东西啊……”

  提起这个事情,附近的男厨子都加入了进来:“胡说,梅子怎么会这么没眼界……”

  “我跟你说,梅子,嫁谁都不能嫁那个狗东西!”

  “没错,早知道当年就该打死他!”

  “煮巴豆给他吃。”

  “迟早要有报应的。”

  这是最近的张村——或者说华夏军势力内部——讨论最多的事情之一。关于华夏军与那公平党的关系,过去的定义一直比较暧昧,华夏军这边的姿态做得其实豁达:我们这边打败了女真人,这个名声你要蹭一点也就蹭一点。

  但江宁英雄大会的消息传来,跟华夏军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选择了类似的时间点,顿时将这边的人气得够呛。尤其是对于张村核心的这些人来说,他们知道当初何文的事情,也知道后来这边处置的大度,你跑回去借着宁先生的理论搞事也就罢了,占了大便宜不知感谢,现在蹭着好处还拆台,实在是被打死几次都不可惜的贱人。

  众人骂骂咧咧一阵,几个男厨子随后把话题转开,猜测着针对这英雄大会,咱们这边有没有采取什么反制措施,譬如派个队伍出去把对方的事情给搅了,也有人认为那边毕竟太远,现在没必要过去,如此谈论一番,又回归到把何文的脑袋当马桶,你用完了我再用,我用完了再借出去给大家用的论述上,声音嘈杂、热火朝天。

  林静梅这边也是热闹不停,过得一阵,她做完自己负责的两顿菜,出去吃席面,过来谈论婚事的人依旧没完没了。她或委婉或直接地应付过这些事情,待到众人吵着嚷着要去闹洞房,她瞅了个空子从礼堂一侧出去,沿着街道散步,随后去到张村附近的小河边闲逛。

  初秋的夜色迷蒙,远处热闹的礼堂犹如浮在夜里的岛屿,周围一片一片的院落光芒分布开去。星光之下河水淙淙,她深吸着河边的空气,脑海中也不免想起关于何文的事情来。

  对如今的她来说,想起何文,已经不止是关于当初的感情了。成年之后她参与到华夏军的后方工作中来,接触过不少文书工作,接触过谍报系统的事情,相对于这些关系到整个天下兴亡的事情,关系到数以万计、十万计的人命的事,个人的情感其实是微不足道的。

笔趣阁网址:m.biquge.com(本站域名已跳转为m.biqugeu.net ,笔趣阁U,看完记得收藏哦 ! 感谢 您的支持!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