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赘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〇三七章 欢聚须无定 回首竟蓦然(上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中元过后,难得悠闲的午后,秋风从庭院里拂过,树叶飒飒轻响。

  对着庭院,铺了木地板的练功房里,宁毅穿了一身短打,正双手叉腰进行严肃认真的热身运动。

  另一边的西瓜刚从外头回来不久,洗了个澡,束起头发,穿着宽松而舒适的浅蓝色上衣、长裙,赤着脚在房间一边的椅子上坐着。

  “这次过来,原本想找老八过过手……早些时候提子姐、杜老大说他更厉害了……可惜你把他派去出了任务……”

  她将右腿缩在椅子上,双手抱着膝盖,一面看着威严的丈夫在那边虎虎生风地出拳,一面随口说话。宁毅倒是没有理会她的絮叨。

  “喝!哈!喝!喝!”跳着敏捷的步伐,交错出了几拳,一系列在过去而言虽然古怪,但如今西瓜、红提等人也已见怪不怪的热身完毕之后,大宗师宁立恒才在房间的中央站定了:“你,起来。”

  “啊?”西瓜眨了眨眼睛,伸手指指自己,过得片刻后才从座位上下来,朝前跳了两步,眼睛眯成月牙:“哦。”她摆了摆双手,面对了宁毅。

  “我,和霸刀刘西瓜,做一场公平的比武。”武道宗师宁立恒抬起右手,朝西瓜示意了一下。

  “呃……”西瓜眨了眨眼睛,然后也抬起手来,“……我,霸刀刘西瓜,跟心魔宁立恒,做一场公平的比武。”

  她想了想,双手一张,使出了一招“白鹤亮翅”。

  高手过招当然很少摆白鹤亮翅这种瘸子起手,大宗师宁立恒受到了侮辱。

  但他面无表情,非常成熟。

  “钱老八被我派到江宁去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西瓜反应过来,点了点头,“是让他带……”

  说话的瞬间,大宗师宁立恒陡然发力疾冲,一个扫堂腿踢向了单腿站着的西瓜,西瓜身形一颠,空中裙摆飞舞,她已经空翻向后方? 落地未稳? 前方宁毅冲了过来,犹如猛虎般的要将她扑飞出去。

  西瓜步伐后跨? 双手揪住了大宗师宁立恒的衣襟? 巨大的冲力下,两个人都在相互拉扯着旋转? 西瓜的裙摆几乎展成一片莲荷,呼啸着三个转身? 大宗师宁立恒咕噜噜地滚了出去? 在两丈开完伸手一按地面站起来,头稍微有点晕,但他随即便调整了视线。非常成熟。

  “你应该接第二个扫堂腿,不该扑我的。”

  她收着双拳跳了跳。

  “怕伤到你。”大宗师宁立恒将脖子朝两边扭了扭? “这下来真的了。”

  “喔。”西瓜点头? “……这么说,是老八带队去江宁了,小黑和宇文也一块去了吧……你对何文打算怎么处理啊?”

  “政治场上我对他没有成见,当朋友还是当敌人就看以后的发展吧。”

  大宗师宁立恒说着话,摆出了进攻的动作? 他毕竟是在宗师堆里出来的,架势一摆全身上下没有破绽? 尽显大家风范。西瓜摆了个王八拳的姿势,俨如插标卖首之辈。

  “也是时候去探探他的态度了? 老实说,军中的大伙儿? 对他都没有什么好感? 尤其是这次什么英雄大会搞出来? 都想打他。”

  “我觉得……黑虎掏心!”大宗师出其不意,开始进攻。

  “王八上树!”西瓜张开双手猛地一跳,把对手吓回去了。

  “有这招吗?”

  “上不去,所以是跳一下。”她解释。

  “……你这么一说就很有道理。”宁毅点头,“我还以为你会比较喜欢何文呢。他毕竟在分田地。”

  “理念上我当然不讨厌他,不过我也是个女人啊。他乱占便宜就不行。”

  “——猴子偷桃!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

  房间里,大宗师宁立恒冲上前去,宗师刘西瓜一掌接住、反击,两人拳脚甚快,噼噼啪啪的打在一起。这次不再是黑虎掏心对王八上树,而已经是章法森严的对打。江湖上一般高手若是在场,不然会看得心惊肉跳,因为两名宗师的武艺都极为高强,一时间打得势均力敌,难解难分,是难得的巅峰对决。

  “何文发展太快,开大会是想要稳住他的统治权,里头会发生的事情不少……”

  “有机会的话,我也想去江宁看一看,毕竟是你的老家……”

  “这次就算了,一个不好,那边要打出狗脑子来……哼哼,你身手不错啊。”

  “宇文带枪了吧,听说老林会去……承让承让。”

  “你、你喘气了……不光是老林,这次各个势力都会派人去,武林人只是台上的戏子,台面下水很深,按照公平党五拨人的发迹过程来看,何文如果稳不住……看拳!”

  “……躲开了。”

  “如果稳不住,军队直接在江宁杀起来都有……有可能。猴子偷桃……”

  “没偷着。”

  “双龙出海!”

  “猴子偷桃!”

  “黑虎掏心!”

  “谋杀亲夫——不准揪我裙子!”

  “哪有叫谋杀亲夫的招式,打错了就得认输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两人在厅堂中央打成王八拳,随后西瓜一声尖叫,拉住自己的裙子开始跑,房间里便是“嘶啦”的一声,过得片刻,大宗师宁立恒将同是大宗师的刘西瓜逼到墙角里,扑倒在地上。

  “你乱撕东西……”西瓜拿拳头打他一下。

  ……

  大宗师宁立恒赢了这场公平的比武,累得气喘吁吁,在地上趴着,西瓜躺在地板上,张开双手,接受了这次失败的教育。

  “再过两天便是小忌的生日了。”她轻声叹道,“你说他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啊?”

  “……照那家伙爱凑热闹的个性,说不定老八在江宁就得遇上他。”

  “应该叫我去的,要是遇上老林了该怎么办啊……”

  “老八带着一帮子人,都是好手,遇上了不至于输。”

  “你也说了可能变战场……”

  “跟老八提过了,见到了兔崽子,让他快跑或者干脆抓回来……”

  “我还是担心……”

  “你是关心则乱……就算是战场,那家伙也不是没有生存能力,别忘了他跟郑四哥那段时间,杀过多少女真人。他比兔子还精,一有风吹草动会跑的……”

  “战场那种地方……你就不担心啊?”

  宁毅也翻过身来,两人并排躺着,看着房间的屋顶,阳光从门外洒进来。过得一阵,他才开口。

  “男孩子总是要走出去的……”他想了想,“都怪你和红提,教他武功……”

  “还不是因为你整天跟他说自己是武林高手,周侗跟你拜把子,陆陀被你一掌打死……”

  “那都是真实的事情嘛。还是怪你们……”

  夫妻俩推卸责任,彼此抬杠,过得一阵,挥手互相打了一下,西瓜笑起来,翻身爬到宁毅身上。宁毅皱了皱眉:“你干什么……”

  “再来一次。”

  “……是我赢了还是你赢了。”宁毅叹息,“你不讲武德。”

  “你赢了,都怪我和提子姐……”

  秋风拂过庭院,叶子飒飒作响,他们随后的声音变成细碎的咕哝,融在了和煦的秋风里。

  ……

  同样的秋日,距离成都两千余里,被这对夫妻所关心的少年,正与一众同路之人游历到荆湖北路的通山县。

  从成都出来已有两个多月的时间,与他同行的,依然是以“大有可为”陆文柯、“尊重神明”范恒、“冷面贱客”陈俊生为首的几名儒生,以及因为陆文柯的关系一直与他们同行的王江、王秀娘父女。

  生逢乱世,出行不易,也正是如此,能够寻到几位可靠的朋友一路同行,算是极为珍贵的事情。陆文柯等人彼此也比较珍惜这样的缘分,如此这般,众人同行两三千里的路程,一路上观看各地风貌,体察民俗,两个多月的时间下来,相互之间愈发熟悉了,几乎积累出家人一般的感情来。

笔趣阁网址:m.biquge.com(本站域名已跳转为m.biqugeu.net ,笔趣阁U,看完记得收藏哦 ! 感谢 您的支持!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